笔简意足 天趣灵动——访花鸟画家潘锡林

“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在中国绘画史中,写意花鸟画代表的民族特点、思想精神博大丰厚,源远流长,凝结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艺术智慧,并在笔墨的表现中具备内涵与个性,以笔运墨,以笔趋形,以笔传神,在一片化机中时见精神,大写意花鸟画从形成之初到现在,对其审美意境的追求是中国画的传承与发展,是创新与变革。

潘锡林是享誉当代画坛的大写意花鸟画家,淋漓恣肆的笔墨,豪放大气的画风,别具匠心的章法,师法古人而不被前人风格所拘,使他在大写意花鸟画独标新举。著名评论家邵大箴论之曰,他以其寓意深邃,笔墨精妙,神形兼备的艺术特色,大胆与谨慎,粗放与细微,磅礴与精微统一的表现手法,在大写意领域独占一席。

仔细阅读潘锡林的大写意花鸟作品,印证的正是这一点。作品《雄鸡图》被法国卢浮宫收藏,《荷花》被吉尔吉斯总统收藏。荣获国家人事部颁发的“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被授予“百名当代杰出艺术家”称号。被评为“21世纪最具收藏价值潜力的中国花鸟画100家等。潘锡林出生于安徽,成长在书香之家,自幼对书画产生浓厚的兴趣,在绘画上孜孜以求,不仅求于名家,还有着自己的艺术风貌,更有着笔精墨妙的扎实功力。不管是丈二巨幅还是盈尺小品,在酣畅淋漓的水墨之间,其情自然萌发,其韵随意而生。

写意花鸟画是中国绘画史上取得成就最高、最能体现中华民族文化思想的一个画种。大写意花鸟画萌于宋元,盛于明清,在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人的努力下,大写意花鸟画日趋成熟。“大写意绘画里面有着大讲究。”潘锡林坦言,中国大写意实际上是写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它是一种笔墨力度的展现,体现了一种张力。“大”,是指内涵丰富,书融于绘画,加强笔墨情趣。“写”,即通过书法的线条来得到充分的表达,得于心而应于手。“意”强调无极之境,寓“物趣”于“天趣”,通过畅神、抒情、寄兴等方法来表达情感、陶冶心灵,为画者传情达意,畅神造境,把中国画的意象审美表达得淋漓尽致。

大写意花鸟画的形成与发展有其特有的精神文化内蕴。首先,它必然受到儒、道、释中国传统三大思想的影响,有着一定的哲学思想文化基础。绘画大家潘天寿曾说过,中国大写意画是文化中的文化,画家没有深厚文化修养,大写意的高度就上不去。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一定要有博大的胸怀,高深的修养。潘锡林在深入研读中国美术史的过程中,敏锐地意识到传统修养的重要性,读书、练字成了他作画之余最重要的功课。潘锡林,牢固地扎根传统,在伏案挥毫的同时,不仅关注丰富多彩的现实美、自然美,更注重精神力量、艺术修养、笔墨功底等后天形成的创作能力。他指出,创作大写意花鸟画,有时展开宣纸,两三天或许都无法提笔,一旦触动了灵感,挥笔而就,很快一幅画的构图就出来了,也即是造就了该画气势,再慢慢收拾“残局”。正所谓“大胆落笔,细心收拾”。因此,绘出一幅大写意花鸟作品,既要理性,也有感性,如何搭配好物象之间,每个画家各有不同。

大写意锻炼画家造型和笔墨能力。就造型而言,首先要有书法的基础线条。中国画讲究线条,没有线条立不住;没有笔墨纯粹看结构也不行,当然更没有韵味在其间。中国画造型和西方造型不一样,西方讲究科学方法,中国画讲究意象造型。所谓意象造型,是画家对自然界的物象在自己的脑海里经过主观地、理想化加工,是画家心中的理想产物。正所谓“意在笔先”,那种“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之美以及对笔墨无比精妙的要求,一直让潘锡林心醉神迷,矢志不渝。对于一个画家来讲,既重视传统技法的临摹和吸收,也重视现实生活的观察体悟,在遍临历代花鸟大师的经典作品之后,潘锡林走出画室,悠游于山林溪涧之间,徘徊于苍岩古树之下,俯察草木葳蕤荣枯之形,仰观鸟雀飞鸣嬉戏之态。正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艺术不是生活的翻版。一个优秀画家,是非常注重写生的,在不断地艺术实践中发现新事物,创作出新的构图、新的意境。

作为花鸟画家,潘锡林擅长画鸡,鸡有“五德”。“鸡”与“吉”谐音,因此又被视为吉祥之禽。鸡在房前屋后、农家院里都能见到,因此,鸡的动态和生活特性等都了如指掌,他把这些常见的家禽画出新意。日前,潘锡林创作的《雄鸡图》被法国卢浮宫收藏。《雄鸡图》主要展示出中国传统雄鸡文化中别样的雄姿雄风,即进攻型雄鸡图。画者如此构图自然别出心裁,尽管没有采用他人惯用的雄鸡的“引吭高歌”之状,但依然从中窥视出画者的寄托和寓意,它代表的是国民为振兴中华的豪迈气度;在困难面前不屈与倔强精神。画法上,潘锡林的雄鸡造型别致生动,其写意语言是对“形象”与“意境”两者之间的整体把握,产生“以形写神”的艺术效果。观者看到的是雄鸡的尾巴翘立,羽毛鼓起;鸡首大张,凝视前方,气势凛然,不容侵犯。画者通过雄鸡,把中国风画出来了,把正能量大气象充分表达出来了。另外,他还擅长荷花,其用笔独到,在荷花笔下别有洞天,皆为大场景,且有一种沧桑感,将传统的文人画提高到了一个更新的境界。写意花鸟看似挥笔轻松却实非一蹴而就,高雅的艺术离不开生活沃土的滋养,潘锡林多年来坚持写生,细心观察生活中的花鸟形貌在不同地域的细微变化。

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潘深亮、单国强以及首都博物馆、故宫博物馆吕长生评论《风雨乱荷塘》:画荷花者比比皆是,但是范式较为多见,新意总是难成,一览众画,实为大同小异。细心反观这幅风雨荷塘,却显得独树一帜,画出了孤标尘外一般的自我风格。画面元素写意以夺精神为切入,以掠物象之体貌为铺陈,形神兼备,妙在风雨“乱”荷塘的一个乱字上。此非混乱,而是万般趣味的生态本质。潘锡林的大写意花鸟画,具有学养、笔墨、气韵之大境,得传统文人画的精髓,体现着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大胆用笔,精心布色,不但十分注重以笔墨结构写形传神,点线面所形成的旋律与节奏、虚实关系构成了他特有的画面气势与气息。让那些寻常的闲花野草在画面上郁郁葱葱地生长起来,在细节中表现天机无趣的大美,表现那充满勃勃生机、浩浩生气的宇宙精神,让大写意花鸟画在现代语境中重现魅力。取法其上,则路必艰难。潘锡林深知,绘画要创新,重要的是锤炼笔墨,不能躺在古人身上吃现成饭,要有自己的想法,新的理念。他甘于寂寞,能沉潜下来钻研再钻研,使自己的艺术精益求精。

“笔墨当随时代”是清初石涛的名言,作为当代的画家,潘锡林追求拙朴简淡,使之具有画面构成感更接近当代人的审美感受,同时那种妙合自然、笔墨神化,将意象的生机活力、精神内涵融于一体彰显生命的格调和品格,为当代大写意花鸟画现代语言探索开辟出一条自己的路。

潘锡林 野风堂主人,安徽天长人,现居北京。先后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先后受教于陈大羽、贾又福、张立辰、郭怡综。现为哈佛艺术学院名誉院士,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传统文化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教育部),中国扬州八怪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美协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书画高研班导师,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安徽省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安徽省中山画院副院长, 南京金陵书法院名誉院长,滁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美术师。

其作品被,人民大会堂,全国人大北京培训基地,中央美术学院、 中央电视台、中央党校、福州美术馆 、济南博物馆、武汉长江艺术家美术馆、桂林市博物馆,埃及大使馆等收藏。2015年11月应邀在世界艺术圣殿法国巴黎卢浮宫举办画展,作品《雄鸡图》被法国卢浮宫收藏,作品《荷花》被吉尔吉斯总统收藏。荣获国家人事部颁发的“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奖”被授予“百名当代杰出艺术家”称号。被评为“21世纪最具收藏价值潜力的中国花鸟画100家、2011-2012当代最具收藏投资价值的中国花鸟画家。2016年当选为文化部《中国艺术博览》,中国文联《神州》杂志封面人物,最受市场欢迎的百强书画家,当代十佳优秀花鸟画家。2018年5月当选为吉尔吉斯文化部推选的一带一路丝路文化之旅中吉国礼工程艺术家。被授予【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人民书画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艺术人才管理中心主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