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器是楚国上层社会的标签”

“2010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本周二在湖北美术馆开幕,展出来自美国、法国、日本、越南、中国等国41位漆艺家的200多件当代漆艺作品,在近一个月时间里对公众免费开放。作为这次展览的外围展览,“漆·迹——2010湖北当代漆画展”目前也在省美术院美术馆举行,展出我省12位艺术家的漆画作品。

漆艺与水墨、陶艺一样都是中国的传统艺术媒材。我国天然漆资源丰富,不仅是漆艺发明国,更是全世界古迹漆器遗产最多的漆文化大国。策展人之一皮道坚介绍说,漆艺在荆楚文化艺术史上曾有过骄人的贡献,战国时期的漆器绝大部分出土于楚墓,当时的地位比青铜器还高,有人说楚国的上层社会是个漆器社会,一点也不夸张。他指出,一直到今天,漆器仍然是奢侈品。另一位来自香港的策展人张颂仁也认为漆的气质与其他传统文玩最不相同的是“贵”气。层层涂积、密封和凝固的工序,让漆艺品有了底气,拥有了成为礼器的矜贵。

此次展览提出了“大漆世界”的文化立场,全部作品所用材料均为天然漆,又名“大漆”。鉴于如今的中国,城乡结合部廉价出售装修涂料,仅有几十年历史并具有苯、钾严重污染的类漆,流布横行于各艺术场所和各高校,漆艺家和艺术评论家们对这一严重的类漆现象保持着警觉,希望当代漆艺能延续东方漆艺的传统。在皮道坚看来,关注到当代漆艺的转型,同时也能直接感受到“大漆世界”的魅力——它能让这个过分喧嚣的世界多一份安宁、平和、静谧的气息和含蓄内敛、能发人深思的色彩。

此次参展的不只有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及地区的漆艺家,也有欧洲的漆艺家,这充分体现了世界当代文化的交融与互补性质。在这些艺术家的创意下,大漆与案、桌、椅、屏风、砚盒、砖,甚至是钢笔、扇面、花瓶、山水图等结合,让日常物品顿生“陌生化”之美。

在一楼大厅内,美国艺术家Phi Phi Oanh的装置艺术作品《镜廊》体现了三维空间内的漆艺,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看。她从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柏拉图洞穴寓意、哥特式中殿、佛教寺院以及当代艺术家如詹姆斯·特瑞尔的作品等许多名作中吸取灵感,试图创建打动人内心的空间。韩国艺术家金圣洙此次带来了《平衡与和谐》系列作品。这属于韩国传统釉漆作品,在釉漆木画布上镶满了珍珠母,朱色漆上面粘贴圆形纹象征“天”,蓝色漆上面粘贴4角形纹象征“地”。作品显然针对现在全球开发过度、污染严重而破坏了自然环境的严峻现实,表达了人与天地和谐相处,顺应自然,保持清澈的地球之理想。

在三楼“漆空间”单元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800多片悬挂在空中的漆布叶子。这是70后艺术家张志纲的作品《漆树叶之百态》。他把广玉兰的树叶裱了布,再揭下树叶,而叶子的型态保留了下来。漆布成了树叶的复制品可以长久保存,叶脉纹理具存。正如他所说,有的人一生大起大落,有的人一生安逸,有的人先苦后甜,可以说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就像是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这些漆树叶则体现着艺术家对个人命运的思考。

从鸿蒙中诞生的凤凰在蛮荒大地上欣喜而激动地奔跑;到三只凤凰在烈火中翻腾、抖动;再到一对经过烈焰焚烧的凤与凰,在澄明清澈的太空中迴环周流,舒畅自如……我省艺术家唐小禾、程犁在1980年代创作的这幅大型磨漆壁画《火中的凤凰》一直以来放置于荆州博物馆门厅,曾获不少美术奖项,也为广大观众所熟悉、喜爱。这幅壁画的磨漆材料制作小样将在本次展览中展出。观众不难从该作品中品味到,它对生命力量的展现和对楚文化的礼赞。

难以抵御的感官享受。灵感来自中国17世纪时,在康熙皇帝统治下,满族草原骑兵穿的盔甲。

——来自西班牙的参展艺术家Olga Aloy对其钢笔漆艺作品《康熙》创作灵感的解释。

根据设计,我在模子或泡沫塑料上雕刻出模型,然后使用hyeopjeotae工艺方法进行创作;在此过程中,要反复把韩国釉漆涂覆在盖住模型的麻布上成形。从人类原始本能中得到灵感所创造出的质朴外形,结合韩国釉漆精华中释放的自然光泽,表达了我的艺术作品的内在神秘性。

在现在,漆也出现在日本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尽管与我幼儿时期相比,它登场的机会已减少,但仍然是日本人平日生活中所不可或缺的。比如说,日本人每天都饮的味繒汤,现在依旧必须用漆碗来盛。此外,在每年的春节,仍保留着用漆碗来装各种食物,用漆杯来喝祝酒的传统习惯。漆与日常生活紧密相联,也是一种日本特色吧。

——本次展览学术顾问、日本策展人清水敏男称,用漆的传统在日本仍然被延续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5号鄂新网备1005-0001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B2-20090118鄂ICP备13008093号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湖北知音传媒股份公司院内 网站邮箱:

Leave a Comment